他们居然又阻止了youtube

    前两天就发现youtube上不去了,当时还以为是服务器的问题,今天看到《YouTube再次遭到中国封杀》才知道它被封杀了。

    对于这件事情,用脚趾头也能想的出来,网络上肯定已经充满了愤青的忿忿之言,而且这些言论一如既往都上升到民族、国家、自由甚至人性上面。我不想说很多,存在即为有理。如果通过这件事情能够达到大局面的平衡,对大多数人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不过这件事情对我个人而言却绝对不是好事,我的个人视频都是以youtube为存放基地的,这下全都看不了了。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立马找到小众之前提到的《Psiphon2 使用经验以及高级使用技巧》。一用之下果然穿越时空,爱不释手。让我很有种高中时候晚上偷偷翻出宿舍去喝啤酒的感觉。想到这件事,其实大学的时候宿舍已经不做限制,于是晚上也不再翻出去。啤酒不是重点,重点是“偷翻出去”带来的兴奋。“偷翻出去”带来的兴奋,则很有点王小波《摆脱童稚状态》中所言:

“丹麦实验的第二个重大发现是色情业的开放对某些类型的犯罪有重大影响。猥亵儿童发案率下降了百分之八十,露阴癖也有大幅度下降。暴力污辱罪(强奸,猥亵)也减少了,其他犯罪数量没有改变。这个例子说明色情作品的开放会减少而不是增加性犯罪。笔者引述这个例子,并不是主张什么,只是说明有此一事实而已。”

    恩,我提到王小波也不是想主张什么,我也仅想说明有此一事实而已。这篇文章作于多年以前,看来我们中的某些人至今仍未摆脱“童稚状态”。前辈之人尚且如此,又凭什么来对什么80后90后的指手画脚呢。

    扯的有点远了……

    不过另外一件事就真有点让我也觉得有点过了,《你还敢相信国内的邮箱吗?》。我的底线是,你可以无耻,但是在无耻之前要让我知道你在无耻。光明正大地杀人越货,可能还会冠以“绿林大盗”,而偷偷摸摸搞些小伎俩就是“无耻小贼”了—哪怕他可能都没有杀人。

用一生来学习艺术

刚刚看到王小波的这篇文章,其中观点实在于我心窃窃了一番。摘录如下:

“化学老师说,做实验有实验艺术;计算机老师说,编程序有编程艺术。老师们说,怎么做对是科学,怎么做好则是艺术;前者有判断真伪的法则,后者则没有;艺术的真谛就是要叫人感到好,甚至是完美无缺;传授科学知识就是告诉你这些法则,而艺术的修养是无法传授的,只能够潜移默化。”

这段话说的实在是好,特别是“科学有判断真伪的法则,艺术则没有”。编程确实也是有艺术而言的,我想这可能可以部分解释我为什么总感到自己和别人写的代码不够漂亮。一片漂亮的代码确实难以名状,变量名、方法个数、空格个数这些都好了还不能叫好,还要根据这段程序实现的功能而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例如多于的getter跟setter或者本该重载却新造的函数—可能这部分就是那种无法传授的部分吧。

王小波本身学理出身,而又写文章,毕竟有些不同常人的见解。之前一直不喜欢看小说,总觉得跟诗歌相比,小说更多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成分。按照王小波的理论,“末流的作品有一流的名声,一流的作品却默默无闻”。恐怕我真该去找本真正大师的作品来读一读。

艺术恐怕跟道和佛一样都属于那种很玄的东西吧,对于这种东西,大概应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然真要教上一教,学上一学,恐怕也要“三轮体空”,施者空,受者空,施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