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旅行之长安的寺院—药王洞和兴教寺

(本来想随便把照片贴一贴弄个游记出来就得了,结果一边看照片一边查资料,从佛像的手印到玄奘法师和其弟子的生平再到唯识论的思想,写完两个相对较小的寺院都花费了无数时间,那我也不着急了,慢慢来写好了。)

这次的西安旅行其实是一个寺院旅行。中国唐朝时期各位皇帝除了一个之外全部信仰佛教,而唐朝时期的中国又被称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所以西安附近必然留下了很多很多历史悠久又地位崇高的寺院。在汉传佛教的8个大乘宗派中就有6个的祖庭是在西安和长安。

所以我这次西安旅行的第一站就是长安了。在西安火车站下了火车,连城门都没有进就直接去找229路车直到长安。长安现在是西安的一个区,原来是一个县. 其实现在看上去也更像一个县城。这很难跟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对上号。

在长安下了车,本来我的计划第一站是香积寺。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google map带我到的地方是一个非常小的寺院 — 法华寺古药王洞。寺院位于一个小山包上,就在韦曲老街,也就是老的长安县政府附近。非常的小(很遗憾我在这里没有照照片,下面的照片都转自这里

山门很小,看上去跟农家的院子差不多。

大门上面有寺院的名字

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窑洞寺院。几眼窑洞主要供奉菩萨和神像。旁边的平房里面住着师傅们和义工。可是再过去就是这个小山包的悬崖了。最主要这个小山包完全是土的。真为他们担心。

因为那天是大年初四,一进去就看到几个女师傅在院子里。于是互相说着“阿弥陀佛,新年好!”.  还有一个可能是从外面回来的师傅,给老师傅跪下磕头拜年。一个很温馨的小寺院。

好像窑洞旁边上去还有一些刚盖的寺院建筑。因为时间关系我就没有过去。回来后查了一下,这个不起眼的小窑洞寺院竟然是隋唐时期的寺院。并且曾有泰斗级高僧果林大和尚住持于此。可真是不得了啊。

药王洞当然要供奉药王孙思邈了。孙思邈本不是任何一个传统佛教里面的菩萨,但是陕西的寺院里面供奉孙思邈的不止这一处。可见当地人对孙思邈的敬重,他于当地人心中已经是一位菩萨了。这实际上也没什么不妥,我们拜佛礼佛,实际上拜的是大愿、大兴、智慧跟慈悲,而不是什么泥胎铜偶。所以么,管他什么梵式还是汉式,见于佛经还是流传民间,“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而孙思邈“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的气概和德行恐怕至今能与之相比者也不多。

离开了药王洞,回到韦曲老街,在旁边的小胡同里吃了一碗牛肉泡馍。味道确实不错。这个时候大街上非常热闹,都是拎着礼盒串亲戚的当地人。过年的气氛比北京浓多了。

按照计划,之后要去的寺院有兴教寺、香积寺和华严寺。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去,在google map上面查到的位置完全都是错误的。实在是没办法,怎么那么有名的寺院,竟然google地图上都没有呢!于是乎就只好多方打听,最终倒也没走冤枉路。

第二站是兴教寺,从韦曲老街坐917路直接能到。当天正是当地人走亲戚串朋友的时候,车上的拥挤程度堪比北京上下班高峰。

兴教寺因高僧玄奘法师闻名,正是玄奘法师最终安葬的地方。谁能想到,这个历经千辛万苦,走遍十万大山最终取得真经的和尚,最终的归宿就在这里了。

寺院的大殿,并不像我现象的那么豪华。但是住在附近的人有很多开着车过来上香的。

玄奘法师和他的弟子窥基创建了唯识宗,兴教寺里面果然处处都有唯识的痕迹

院子里站着的一个佛像,右手施无畏印,左手施与愿印,居足庄严又慈悲亲切,玄奘法师翻译的心经我是经常都要念一念的,看到这个佛像就又想起玄奘法师了。

这个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一个专门的“三藏院”

玄奘法师和两大弟子译经的场面

三藏院的正殿,里面是玄奘法师和他的徒弟

大殿里面几乎没有游人,只有一个老婆婆在仔细地打扫着大殿里的每一个角落。想必中间的玄奘法师旁边的就是窥基和圆测了。对,圆测法师是朝鲜人,还是个王孙。

今天写累了,下回争取把长安剩下的两个祖庭–华严祖寺和香积寺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