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禅寺归来

    如露般过去,然后如电般这7天的柏林禅寺夏令营就结束了。

    就像明海大和尚所说,前3天好像过的特别慢,但是过了3天以后就发现过的好快。每天早上4点15打板子起床,洗漱后5天上殿做早课,6点半准时过堂用斋然后回房休息,8点开始禅修或是听讲座,11点半吃中午饭,午休,下午2点开始进行下午的学习,下午4点半上晚课,5点半吃晚饭,7点开始晚上的活动—或诵经或小参或品茶。时间过的简单但却充实无比。

    7天出家人的日子,睡眠不多却总感觉神清气爽,饭食却足以果腹充饥。

    点滴的感受之前已经通过twitter发出来,就不在这里废话了。就几个感觉比较明显的话题来说一说吧。

    首先想说的是人们对寺院跟和尚的感觉。通常情况下,似乎很多人对和尚的想法无非两种,一种就是和尚是一群批着宗教外衣装神弄鬼大肆敛财的人,所以他们总是骗人捐钱、烧香。另外一种想法是和尚应该是一群远离人间,不食人间烟火,不用人间物事,反社会反现代反科学的人。所以当他们看到和尚们用手机用电脑的时候总会发出特别的感慨。其实这都是错误的,和尚的形象实在是被妖魔化了。针对第一点,那种和尚确实有,也不少,我自己就遇到过,但是普通人都有好坏之分,和尚里面有点以此为业实为赚钱的,寺庙里面有一些乌烟瘴气不伦不类的根本不足为怪。针对第二点,其实给我的感觉,寺庙就像一个学校,和尚们就像是学生。学生课业沉重,不会经常上网,但是要说他们不会用手机不会用电脑,那可真是太夸张了。

    另外一点是这次夏令营的组织,大体来讲,组织的非常成功,但是仍然有三点我感觉有点不是很好。

    第一是男女营员比例,似乎女营员更多一些。我知道宗教信仰这种东西,恐怕大多数情况下女性比男性更易于接受和感兴趣,但是组办方是不是应该在发录取通知的时候考虑一下比例问题。不是我重男轻女,确实女性—特别是小女孩多了,就会出现下面我要提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寺院不是心理治疗诊所,和尚不是心理治疗师”。经常能看到有小女孩围着法师聊感情问题,女孩说的声泪俱下,在我看法师也是非常无奈。这里想到宣化上人回答信众的类似感情问题时说“这种事情我没有经验,不好回答”。小女孩把和尚当作心理治疗师,发心不对,也影响师傅们的清修啊。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本次夏令营主题“为善最乐”。但是却太过强调这个“善”了。宗萨欽哲仁波切 说过,佛教追求的是终极的智慧。而法师给我们讲开示的时候实际上也不住地强调智慧二字。行善要有智慧,而在我看来,有了智慧才能有慈悲的正确发心进而才能有真正的行善。所以实际上,智慧第一。但是这次夏令营过多强调“善”字反而又点忽略佛教对智慧的追求了。这样恐怕会造成有些人的不正确发心……

    很高兴能参加这次活动,认识了很多朋友,亲近了很多善知识。讨论跟思辨在寺院中随时随处可见,希望大家能够在以后更加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