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隐居”的女人们

    在这类荡漾着小资情调的古城中走着,一不小心就能够碰到这么一类女人。她们通常面容姣好,皮肤白净且有气质。穿着上通常以鲜艳的颜色为主且都有些藏式风格–无论在滇边小城还是江南水乡–,家中通常都要养狗且是那种大大的犬种。例如西塘那家上海姑娘开的咖啡馆里那只“阿富汗”,凤凰跟丽江那几只“金毛”。

    她们通常之前都有着不错的工作且英语出色,例如丽江青年旅馆的老板娘,英语讲得我都跟不上。香格里拉的阿红之前便是在上海的一家大工作工作。束河那个女老板更是宝洁的前员工。

    但是,隐居的他们也给这些小城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一种哀怨之美吧,此处的哀怨并不似“贞子”那般恐怖,而似戴望舒笔下“丁香一样的姑娘”。也正是如此,就更让各位小伙子们急切想在那里“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