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苗家蜡染小鸡

从凤凰带回来的苗家蜡染小鸡+从南锣鼓巷带回来的手指套偶=百变苗家蜡染小鸡。
说起凤凰的公鸡,可实在是让我们吃了苦头。住的客栈里每天早上六点那只可怜的公鸡准开始叫,而且位置飘渺就像是就在我们的卫生间里叫一样,一叫就是几个小时且到最后总是声音嘶哑变调,以致于我一直都以为它是不小心掉进下水道并且在那地方已经活了几天。
Brad跟我到也都是惯于苦中作乐之人,有天早上从客栈出来看到苗族大姐在沿街贩卖她自己做的手工艺品,看到这只鸡后我跟Brad相视大笑一人买了一只,以纪念我们厕所里的可怜公鸡。

这个是蜡染小鸡的本来面貌

这个是蜡染小鸡的本来面貌

带上驯鹿头套的小鸡

带上驯鹿头套的小鸡

变身为狮子的小鸡

变身为狮子的小鸡

Tags: , ,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