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生来学习艺术

刚刚看到王小波的这篇文章,其中观点实在于我心窃窃了一番。摘录如下:

“化学老师说,做实验有实验艺术;计算机老师说,编程序有编程艺术。老师们说,怎么做对是科学,怎么做好则是艺术;前者有判断真伪的法则,后者则没有;艺术的真谛就是要叫人感到好,甚至是完美无缺;传授科学知识就是告诉你这些法则,而艺术的修养是无法传授的,只能够潜移默化。”

这段话说的实在是好,特别是“科学有判断真伪的法则,艺术则没有”。编程确实也是有艺术而言的,我想这可能可以部分解释我为什么总感到自己和别人写的代码不够漂亮。一片漂亮的代码确实难以名状,变量名、方法个数、空格个数这些都好了还不能叫好,还要根据这段程序实现的功能而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例如多于的getter跟setter或者本该重载却新造的函数—可能这部分就是那种无法传授的部分吧。

王小波本身学理出身,而又写文章,毕竟有些不同常人的见解。之前一直不喜欢看小说,总觉得跟诗歌相比,小说更多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成分。按照王小波的理论,“末流的作品有一流的名声,一流的作品却默默无闻”。恐怕我真该去找本真正大师的作品来读一读。

艺术恐怕跟道和佛一样都属于那种很玄的东西吧,对于这种东西,大概应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然真要教上一教,学上一学,恐怕也要“三轮体空”,施者空,受者空,施物空。

Tags:

Leave a Reply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